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女生频道 > 圣恩隆宠,重生第一女神探 > 第497章 我想睡你行不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97章 我想睡你行不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庄思颜找进来的时候,已经?#21069;?#19979;午了。

                  她甩着自己的手说:“累死我了累死我了,那么小一个东西,怎么抱一会儿就累成这样,凌甜甜是石头做的吗?”

                  凌天成回的非常认识:“不?#21069;桑?#24212;该是肉做的。”

                  庄思颜:?#21834;?br />
                  这是什么幽默,她觉得一点也不好笑的。

                  她歪着头去看他手里的奏折。

                  竟然是一份来北疆的奏报,上面说白恒他们又找到了北蛮的一个据点,已经把那据点端了,现在他们大军一部分北进,继续清理北蛮残部,一部分则回到了边关处。

                  庄思?#31449;?#24448;他的身上一歪,笑咪咪地说:“你以前也没上过战场,怎么这么勇猛,去一次北蛮,就把他们连窝端了。”

                  凌天成摆弄着手里的奏折说:“不是我啊,?#21069;?#24658;他们。”

                  庄思颜拿脸蹭了蹭他?#24120;骸?#36824;是你先给他们打下前战吗?你回来的时候,北蛮的大军已经败了,只留了一些小喽啰给他们收?#21834;!?br />
                  凌天成一点也不居功:“我打仗不行,没有叶将军一半厉害,只所以去那儿,不过是给将士们信心而已,或者他们看到皇上都去了,也就更威猛一些。”

                  还真是一个实诚的人,庄思颜想。

                  然后就顺势往他的怀里一坐,念叨着:“叶元裴以前也不会打仗的,来了这里才会的。”

                  凌天成就没接?#21834;?br />
                  他听过庄思颜说他们两个,都是从未来某个时代过来的,但那个时候叶元裴什么样子,他一点也不知道,更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大盛朝,更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学会的大仗。

                  如果一定要从凌天成的感觉上分的话,他觉得叶元裴最大的变化,就是向他投诚。

                  但那个时候他已经非常会打仗了,而且?#32321;?#36824;有一套。

                  并不像庄思颜说的,什么也不会。

                  所以这个事,无解,他此时也不想去纠结,无论他是未来来的人,还是本来就是他大盛朝的人,只要现在是就好了。

                  庄思颜在他身上磨蹭了一会儿,看他一直心不在焉的,就抬头问道:“怎么了,看你今天好像很?#34892;?#20107;?”

                  叶元裴点头:“我在想元裴他们应该已经到锦城了吧?”

                  庄思?#31449;推?#30528;手指想了想:“应该到了,就算是?#19979;?#36710;,这么些天也应该到了,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有没有见到温青。”

                  叶元裴心想:“肯定没有见到,要是真见到了,估计会更惨。”

                  但这话不能跟庄思颜说,所以就绕了别的话题:“我记得你原来在那儿的时候,有一些关?#24403;?#36739;好的人,好像还跟你递过消息,现在还有联系吗?”

                  庄思颜的眼睛瞪的有牛眼那么大:“我去,这个你也知道。”

                  凌天成没有理她的惊讶,只是又问了一遍:“元裴要是去那儿,还能联系到他们吗?”

                  庄思颜的思想又开岔了:“看不出来你还挺关心他的吗?”

                  凌天成:?#20843;?#26159;我朝最好的将军,我当然要关心他,还希望他有一天能重回来做将军呢。”

                  庄思颜摇头:“这个怕是难了,他现在连媳妇儿都娶了,我怕是难出家门了,那兵营里多苦啊,还不能事着夫人去,他会愿意把小娇妻一个人剩在家里吗?”

                  凌天成:?#20843;?#35201;是愿意,是可以带着一起去的。”

                  庄思颜:?#21834;?br />
                  这皇上突然也变的太好了吧,好像叶元裴成了他媳妇儿似的。

                  她歪着头在凌天成的脸上看了一会儿,突然就好像看明白了什么:?#20843;?#20204;这次去锦城不简单吧?”

                  凌天成没说?#21834;?br />
                  庄思?#31456;?#19978;从他身上弹起来:“怎么回事,锦城出事了?”

                  凌天成摇头:“现在还不能确定,我们只能希望没出事,你还没回我刚才的问题。”

                  庄思颜已经收起刚刚的玩笑,也很认真地说:?#20843;?#36208;的时候我已经把那边的联系方式告诉他了,也提跟那边打了招呼,应该是能?#21727;?#19978;的。”

                  结果凌天成说:“你对他也挺好的。”

                  庄思颜歪着头想了想说:?#20843;?#26159;咱大盛朝最好的将军,我不也是为了你的江山想吗,他顺利完成任务,万一以后还回来做将军呢?”

                  凌天成:?#21834;?br />
                  他就不知道还有什么话,是这个小女人接不下去的。

                  完了庄思颜又问他:“你给他准备了什么?”

                  凌天成摇头:“我什么也没有,说的太多,做的太多都会引人怀疑,反而不利于他行动,但是我知道他之前离开锦城的时候,有留人在那边,如果他真用得到的时候,应该会去找的。”

                  庄思颜简直开始崇拜他了:“你也太会算了吧,连这个都知道,凌轩,你跟我说说,还有什么是你知道的?”

                  凌天成看着她的眼睛说:“我还知道你最近又在翻辰熙殿的案宗了,那些陈年旧案的,你就放过他?#21069;桑残?#24102;带皇子不行吗?”

                  庄思颜摇头:“不行,人要学习,要进步,要生活,就要学会给自己找事做,我这是身体力行地教育凌甜甜,虽然他含着金汤匙出生,但是也得勤勤勉勉,像他娘我一样,不断学习才行。”

                  凌天成:?#21834;?br />
                  也不知道一个两个月大的娃能学到什么,她倒是精神可佳。

                  他这边刚无奈的摇个头,那边庄思颜眼珠一滚,主意已经上了心头。

                  “嗳,锦城的事是不是真的很大,要不……”

                  “不行。”凌天成马上打断。

                  庄思颜的嘴立马就嘟了起来:“我还没说要干什么?”

                  凌天成一边摇头一边说:“你想干什么都不行。”

                  庄思颜接口就来:“我想睡你,行不行?”

                  凌天成:?#21834;?br />
                  这个好像可以的,只是他今?#25214;?#27809;?#34892;那欏?br />
                  “今日不成,改日吧。”

                  一句话里两个“日”,把有现代情结的庄思颜也听的一阵“啊哈哈”,正要再打趣?#22919;洌?#20940;天成已经拿了一张?#23383;?#36807;来。

                  “磨墨,我给元裴写封信。”他说。

                  庄思颜难得把话收的利落,乖乖转到桌子的另一边,很认真的磨了起来,不时还歪过去看看凌天成写的字。

                  真是好看,明明用的毛?#21097;?#21364;写了苍劲有力,每一个字的起笔与收?#21097;?#21147;度?#21152;?#30340;恰到好处,看的庄思颜都想跟着模仿起来。

                  只是凌天成才把信写好,庄思?#31449;?#24537;着叫住说:“你写这字好是好,估计能把叶元裴看到头疼。”

                  凌天成看了眼张信纸问:“为何?”

                  “因为很多字他不认识啊,你忘了他是现代来的吗?你写这上面的很多字,都是你们这里的字,他大概可能也许能猜到是什么意思,但却不精准。

                  而且,如果他们在那边真的有危险,你这信还容易落入他人之手。

                  那么,叶元裴没机会看到的信,看到也不懂的信,别人可就一目了然了。”

                  凌天成以前也给叶元裴写过信,他不知道他是怎么看懂的,但基本没有庄思颜说的这种情况。

                  当然不排除,在军中有副将,参将之类,总有人识文断字,能给他讲个清楚。

                  但庄思颜提的另一条却很重要。

                  就是他的信叶元裴收不到,却落入了别人的手里。

                  凌天成干脆把信纸放在一边,看着她问:“你有什么好办法。”

                  庄思颜把身子一扭,轻轻就把凌天成撞到一边,然后自己也铺开一张纸,开始就现代简体给叶元裴写信。

                  写到即兴处,没准还用几个特殊的符号代替。

                  当然这种符号也只有他们两个人能懂,别人就算把信拿走,基本也是什么也不明白。

                  至少凌天成这会儿就看的一头雾水,他指着那些曲曲弯弯的,又是字母,又是数字的东西问:“这是什么?”

                  庄思颜:“代码。”

                  “代码是什么?”

                  “代码就是只有我们两个人才懂的字,比如我跟你约好了,‘一”代表危险,那我以后给你写信,只要写了一这,你就知道这是危险的意思,但别人是不知道滴。”

                  不得不说,这个方法很好,而凌天成也是真的嫉妒。

                  他跟他的颜儿没有代码,而她却跟叶元裴?#23567;?br />
                  庄思颜已经刷刷地把那封满是代码的信写好,一边吹着纸干,一边说:?#30333;?#27491;常的差疫送出去也不行,很容易被劫,这样,你再写一封,就写的风平浪静,什么事也没有,你就是一个傻皇帝,什么也没发现,走正常的途?#31471;?#20986;去,我的这个就走别的路。这样两封信差不多同时到,但叶元裴一收到就知道哪封更可信。”

                  两个人忙碌了半天,终于把两封信写好,分装在不同的信封里,也交给不同的人送出去。

                  到晚间回宫时,庄思颜才问他:“你信里说的都是真的吗?”

                  凌天成顿了一下才说:“可能性很大,温青一定是出事了,?#33258;?#28165;也一样,但是我估计着?#33258;?#28165;的处境要比他危险,现在有没有活着都不好说。

                  当然,如果这件事真的跟米家有关,她那就比温青有利,不过这事真的不好说,时间太久了,那边又太远,我们鞭长莫?#21834;!?br />
                  庄思颜咬着筷头说:“这事你应该提前跟叶元裴说的,至少他能准备一下,现在完全?#21069;?#20182;往虎狼窝里?#21191;錚 ?br />
                  凌天成就看了她一眼,到底没把醋意表现出来,只略微平淡地说:?#20843;?#36830;朝官都不想做,又怎么会去趟这浑水,提前跟他说,他干脆就不去了,那你说现在还能派谁去锦城?”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