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做年夜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九十八章 做年夜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说句煞风景的话,李诗其实挺重的。

                  虽然她看起来很瘦,但是她个子高挑呀。

                  近一百斤的身子突然压在他身上,瞬间让他感受了一把,什么叫做波涛汹涌……哦,不对,是什么叫做隔夜饭都差点吐出来了。

                  李诗贴在何远身上,何远隔着衣服,能感触到后背柔软的触?#23567;?br />
                  他动了动身子,小声道:“怎么了,你没事儿吧。”

                  李诗的身子一动不动,她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没,没事。”

                  “没事的话,就下来吧,你挺重的,压的我胃都快吐出来了。”何远道。

                  啪!

                  李诗拍了何远一下,力?#21862;?#36731;不重。

                  李诗又趴了一会儿,这才从何远身上起来。

                  感受到那股温柔触感的离开,何远偷偷松了口气。

                  刚刚那几分钟的时间,对何远来说实在太难熬了。

                  两年没开荤的何远,那一刻突然有个冲洞的想法。

                  好在,经过这?#25105;?#22806;之后,李诗也没有继续撩拨何远。

                  她虽然依旧坐在何远身上,但是规规矩矩的在那给何远按摩。何远等了一阵,确定李诗真的只是在给他按摩,中间还跟他聊了会儿天,这才把心渐渐放了下来。

                  放松下来后,何远开始享受起李诗的按摩来。

                  别说,李诗的手法还蛮专业的,尤其是在何远脱掉羽绒服之后,身上就只剩一件毛衣,更加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李诗指尖的力道。

                  他趴在手法上,感受着后背传来轻重有度的触感,加上鼻尖传来的幽香,渐渐的升起了一丝困意。

                  虽然之前在酒店睡了一阵,但何远就是感觉特别困。

                  感受着腰上要柔软的触感,在一前一后的晃动,就好像小时候在坐摇摇床一样,何远眼睛像是挂了秤砣一般,一点一点的往下合。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何远眼皮子终于渐渐合上……

                  何远做了个梦。

                  梦里有很长很长的一段剧情。

                  出现了好几个人,在聊好几个事儿。

                  何远像是一个旁观者一样,在旁边看着。

                  他也不知道他自己在看什么,总之就看啊看的。

                  然后,他就醒了。

                  醒来之后,何远睁开眼睛,发了好一会儿呆。

                  他记得自己刚才在做梦,梦的特别真实。但当他想回忆那个梦境的时候,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努力回忆了好一会儿之后,何远放弃了,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明明清?#21387;?#26469;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做的梦却全都忘了,感觉像是被人施了失忆术一样。

                  今天还好,梦的好像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儿,像是在以前,他经常在梦里梦到绝佳的方案,特别厉害的工作?#35760;桑?#28982;后一醒来,全都记不起来……

                  给何远的感觉,就好像中了五百万的彩票,结果彩票丢了一样。

                  何远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一点,然后往四周看去

                  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好像并不是在自己床上醒来。

                  何远这时候才回忆起来,他昨晚送李诗回家之后,李诗邀请他?#19979;?#20241;息一样,给他泡?#30636;瑁?#28982;后又让他躺在沙发上,给他按摩。结果因为按的太舒服了,何远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何远撑着身子,从沙发上爬起来,一伸手,发现身上?#20146;?#19968;床被子。

                  被子挺大的,被折了一截压在身下,尽管如此,还是有老长一?#28201;?#22312;?#35828;?#19978;。

                  何远手里握着被子的一角,感觉上面残留着一?#19978;?#27668;……是李诗身体的香味?

                  放下被子,何远从沙发上爬起来,他身上还穿着之前的衣服,没脱,李诗应该是看他睡着了,就给他拿了一床被子——仅此而已。

                  何远有些庆幸,庆幸之后,又有一点小小的失落。

                  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现在是早上八点多。

                  房间里静?#37027;?#30340;,这个点,李诗应?#27809;?#22312;卧?#20381;?#30561;觉。

                  手机一晚上没充,已经没多少电了,何远用手机给李诗发了条消息,说自己走了。然后走到房?#36276;冢?#20174;架子上取下羽绒服,又穿上鞋,然后打开门,再小心翼翼的合上,尽量不弄出声音。

                  刚从房子里出来,一股吹过来,冻的何远打了个哆嗦。

                  他?#28044;?#34955;里掏出香烟来,用手挡着风,给自己点上,深吸一口后,重重的吐了口气。

                  何远一边抽着烟,一边往小区?#36276;?#36208;去。

                  虽然是大早上,但小区里rén liú量不低,尤其是那些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手里拿着菜篮,塑料袋,三五结群的,在那里?#28982;?#26397;天的讨论着什么。

                  何远本来低着头,结果?#39277;?#22905;们身边的时候,听到“今天超市里又在打折了?#20445;按?#25240;又怎么样,还是那么贵,再这么下去,饭都要吃不起了?#20445;?#21710;,大过年的,说什么丧气话,对了,你家孩子回来了吧?#20445;?#36824;没呢,他们要上到最后一天才放,赶的是今晚的飞机?#20445;?#39134;机啊,那机票挺贵的吧?#20445;?#36824;行吧,一两千呢,对了,你今晚年夜饭做什么啊?#20445;?#25105;……”这类的话。

                  何远一下子停下了脚步。

                  对哦,今天晚上就是除夕了。

                  何远对节日这些东西,真的没什么记性。

                  不是听人说起,或者在朋友圈里看到,何远都想不起这些事儿。

                  以前上?#21990;錚?#22522;本上都是两点一线,?#21051;?#23601;是公司和?#20381;鎩?#20182;又不是那些小年轻,要谈恋爱,要关心什么时候放假,什么时候可以出去玩儿,什么时候要约妹子去吃饭,唱歌,看电影什么的……

                  既然都没有什么活动,那节假日对何远来说,也就只有“补觉”可以期待一下了。

                  按照计划,今晚上何远是要回?#20381;?#21507;饭的。

                  之前?#20381;?#23601;打过电话,说年夜饭是在二伯?#20381;?#21507;。

                  要是赶得及的话,中午也可以过去吃——中午吃的是水饺,何远二娘?#20381;?#20197;前是北方人,抗战以后才搬到了这里,?#20004;?#36824;保留了一些北方的习惯。

                  当然,何远当时在电话里回复的是,自己是晚上的飞机,估计得下午到了。中午那顿是赶不上了,只能赶回去吃年夜饭。

                  不这么说不行,何远要是说自己早回来了,那估计接下来的所有行程,都被他们给?#25165;?#30340;明明白白了。

                  何远从李诗?#20381;?#20986;来后,本来是打算直?#28044;?#36710;回家的。

                  但是听到刚刚两个大妈的对话之后,何远停了下来,脸?#19979;?#20986;若有所思的表情。

                  十几分钟后,何远站在一家综合体超市前面。

                  实话实说,在此之前,何远是不知道超市是早上八点多开门的。

                  工作日的话,他一般七点多左右,就出门了;休息日的话……不好好在?#20381;?#30561;觉,跑什么超市,点外卖,或者配送服务不好吗。

                  虽然今天是工作日,而且时间还早,但超市里的人还挺多。

                  除了那些已经退休的大爷大妈们,何远还看到不少穿着时尚的年轻人,一看就是那种公司提前放假,从外地打工回来的务工人员。

                  一般来讲,做服务行业的人,放假要比坐办公室的人快。像是北上广,通常提前一个月到半个月,那些搞餐饮的,送外卖的,投快递的……就纷纷停业了。

                  其次,中小企业放假,通常要?#21364;?#20225;业放假要多。像是何远在的上市公司,一般按法定节假日放假,也就是七天左右,年假另算。但很多普通企?#30340;兀?#21160;不动就是十天半个月的,有的甚至业绩好,提前一个月就让大?#20381;?#20102;。

                  ?#21387;?#20043;前何远有几次想调休,想提前几天抢票回?#25671;?br />
                  结果在网上一查,放假前一周的机票火车票,全都没了,导致何远只能打消这个念头。

                  除了上学那会儿的寒暑假之外,工作之后,何远就再也没放过那么长时间的假了。

                  嫉妒使我?#26102;?#20998;离。

                  因为之前何远已经扫过一次超市了,所以这一次他的目的很明确,?#21271;?#27700;产区。

                  不得不说,内地的水产那叫一个贵啊,那吃的不是水产,吃的都是贵重金属,至少也是白银起步。再加上过年的加持,何远将东西提溜在手里的时候,感觉手里提的不是水产,是一捆捆的钞票。

                  除了水产之外,何远还买了一些肉类,一些蔬菜。?#39277;?#27700;果区域的时候,何远还买了一些平时舍不得买的水果,比如榴莲和?#36947;?#23376;。

                  ?#20843;?#22238;来,何远一直以为,?#36947;?#23376;就是?#20998;指?#21464;之后的樱?#25671;?#20182;其实也想不明白,这个小小的,圆圆的东西,怎么能卖那么贵,是因为技术问题吗?不应该吧。

                  感觉市场上供应的?#36947;?#23376;,数量也不算少了,再加上中国人这特有的习性,基本上什么行业赚钱,他们能一窝蜂的?#26041;?#26469;,最终让你一分钱都赚不下去。

                  但偏偏,这?#36947;?#23376;还是那么贵,一斤至少要五六十块钱,品相稍微好一点的,基本上都要八十到一百多。?#21387;?#29616;在有一个身价标准,分别为草莓自由,榴莲自由,?#36947;?#23376;自由……

                  ?#20843;?#20309;远也看见草莓了,个头不大,三十来块钱一斤,看的何远直摇头。

                  虽然不是买不起,但花这么多钱在水果上,何远心里还是感觉有些怪怪的。

                  这就是标准的思想上的穷人。

                  哪怕身价已经有了几千万,何远依旧是一副“穷人”的做派。

                  也?#21387;?#19968;些有钱人,哪怕已经很有钱了,身上还穿着几十块钱的t恤,脚上一双一两百的鞋子……

                  这跟低不?#20599;?#27809;有关系,他们已经习惯这种生活了。

                  再说,他们那个身价,也不需要小宝马,LV,已经各?#32622;?#29260;手表来装饰自己。

                  买了水产,买了肉类,又买了水果蔬菜之后,何远终于从超市里结账出来。

                  这次他买的东西不少,而且只有他一个人来,提?#21734;?#35199;很不方便。

                  何远又要了几个袋子,左拧右抓的,终于把东西提到了车上。

                  弄完这些之后,何远吐了口气,这两天花的钱,着实让他有些肉疼。

                  以前做业务的时候,一个?#24405;?#21313;万,上百万的钱都流出去了,何远也没什么感觉。甚至他去外面的时候,坐飞机,坐高铁,花几百几千,眼睛都不眨一下。

                  现在花几千块钱,买点吃的,何远就好像被割肉一样。

                  田蕊曾经点评过他这?#20013;?#24577;,觉得他就是那种特别怕麻烦的人。

                  别人都是花时间,去节约钱,而何远刚好反着来,他是花钱去节约时间。

                  她就想不明白,何远真的有那么缺时间吗,他节约那点时间到底有什么意义?

                  这点何远回答不上来。

                  不过他一直都觉得,自己很缺时间。

                  将东西放好之后,何远开着车子,准备回?#25671;?br />
                  在打方向盘的时候,何远眼睛一瞟,看到?#32321;?#19968;个甜?#36820;輟?br />
                  何远自己是很少吃甜点的,也不怎么爱吃。他观察过,?#19981;冻?#29980;点的男人,一般有两种人,要不身体比较胖,要不就有点gaygay的,看起来特别柔弱。

                  不过何远不?#19981;冻裕?#21776;朵朵却挺爱吃,他还记得之前唐朵朵过生日的时候,就是去买了两个小甜品,坐在奶茶店里,自己一勺子,一勺子的在那里吃。

                  回忆起往事,何远有些唏嘘,那个时候他怎么会料到,自己后来竟然会和唐朵朵生活在一起,而?#19968;?#32972;负起了照顾唐朵朵的责任。

                  何远重?#38470;低?#22909;,自己下来,去甜?#36820;?#37324;买甜品。

                  几分钟后,何远提溜?#21734;?#35199;,从店里出来,脸上有些唏嘘。

                  妈耶,这小县城的里甜品,价格居然跟?#26412;?#30340;差不多。

                  一份巴掌大的提拉米?#30504;?#20063;要十七块多,?#26412;?#26222;通甜?#36820;?#37324;的甜品,价格也跟这个差不多了。

                  当然,?#26412;?#36824;有不少贵的,三四十的,四五十的都有。不过人家不管是分量,味道,还是造?#20572;?#37117;要比这好看多了,更不用说,两边的房租那是天差地别,根本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自从何远回家之后,他就发现,其实老家很多东西都比?#26412;?#35201;贵。

                  超市里的东西,活动比?#26412;?#35201;少,折扣力度也比?#26412;?#35201;小,算下来要比?#26412;?#36149;。外面小卖部里的东西的话,跟?#26412;?#26159;差不多的,都是一个价。甚至就连饭店的饭菜,之前要比?#26412;?#20415;宜一点,但这两年来,竟然也涨的跟?#26412;?#24046;不多一样了。

                  要说老家现在还有什么,是比?#26412;?#20415;宜的话,何远想来想去,发现竟然只有房子。不仅房价要比?#26412;?#20415;宜,就连租房也比?#26412;?#20415;?#30636;?#23569;,同样的价格,在?#26412;?#21482;能租一个隔断间,在老家可以租个三室一厅……有毛用啊!

                  一个月两三千块钱的工?#21097;?#36127;担一万多的房价,和一个月一万多的工?#21097;?#36127;担六万多的房价,两者之间能有多大的区别!

                  对大家来说,都只是个数字,反正就看看,也买不起。

                  再这么下去,以后说不定喝一罐牛奶,都要价格上百块了。其实也不?#35835;耍?#20309;远之前看到以前喝的三?#30446;?#38065;一盒的酸奶,现在已经涨到七八块了。

                  联想一下历史上发生过的经历,这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就算再怎么通货膨?#20572;?#33267;少工?#25910;?#22359;,还是一如既往的稳步不前。

                  所以大家也不用太担心。

                  反正真到了那个时候,会饿死的,也不会只是你一个人。

                  何远将甜点放进?#36947;?#20043;后,终于打燃车子了。

                  这一次他是真的走了,再看见什么也不会去买了。

                  回到家的时候,时间才九点半。

                  唐朵朵没有下来,不知道是出去了,还是一个人呆在屋子里。

                  何远停好车后,将这些大包小包的东西拧进厨房,然后撸起袖子,就开始处理起食材来。

                  之前在超市的时候,何远就让超市里的店员帮忙把食材处理了一下。

                  何远的刀工一直不好,之前在成都,在?#26412;?#30340;时候,他要买肉一类的东西的话,要不就是直接买现成的,要不就是让老板切好之后,再给他装上。

                  将东西洗干净,用盘子装好之后,何远拿出手机,翻到之前下载的做菜aPP,把收藏的菜谱调出来,开始在那里看了起来。

                  没错,何远打算自己做一顿丰盛的大餐。

                  尽管,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做这些菜的经历。

                  ?#29677;牛?#20170;天要做什么呢,做鱼,做蟹,做虾,还有凉拌菜,再来几个热菜就好了。”何远一边看着?#35828;ィ?#19968;边对照着自己买来的原材料,在那里挑选着要做的菜品。

                  自从那?#32963;?#21776;朵朵逛完超市之后,何远就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大过年的,自己要回?#22812;?#24180;,那……唐朵朵呢?

                  虽然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过年,除了放假,除了有很多好吃的,除了有红包之外……好像也没有太多的感觉,更不要说像老一辈一样,对过年有一种别样的情?#24120;?#22909;像这过个年,要是不聚在一起,就不叫过年一样。

                  甚至现在很多年轻人,都已经不流行回?#22812;?#24180;了,像何远朋友圈里就有很多人,在别人返乡过年的时候,他们已经弄好签证,买好机票,要去国外旅游。

                  但,有些东西,自己选的,和没得选,那是两?#25351;拍睢?br />
                  像唐朵朵这种情况,哪怕她装作自己满不在意的模样,但在何远心中,还是会觉得特别不舒服。

                  他本来想带唐朵朵一起回?#22812;?#24180;的,不过这个念头刚在何远脑海里升起,就被他一巴掌给拍灭了。他只是想解决问题,但真要带回去的话,反而会多出不少问题。

                  他这什么情况啊,自己还没照顾好呢,还跑去照顾别人。

                  何远发?#27169;?#20182;要真这么做,他?#20381;?#20154;都可能直接把他送到双福去——老家这边的一个精神病院。

                  这边唐朵朵他放不下,那边老家的年夜饭,他又不可能不去。左?#21152;?#24819;之下,何远只好决定,自己给唐朵朵做一顿大?#20572;?#23601;当做年夜饭了。

                  ?#26696;?#20102;半天,就只有这个螃蟹最好做。”何远放下手机,点了支烟,叹了口气。

                  何远没有做年夜饭的经验,他自己回老家,基本上是没有下过厨的。

                  自己在?#26412;?#30340;时候,回家后,也做过不少饭,但那都是一些家常菜。过年的时候,还做家常菜,何远总感觉怪怪的……他不知道别人家是什么情况,但他们家不是这样。

                  平日里的家常菜是家常菜,年夜饭是年夜饭,两者间是不一样的。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何?#37117;?#26377;好几个拿了厨师证的国家?#20923;?#24072;,所以跟别人家不太一样,至少何远以前在朋友圈里,看到别人晒的一些年夜饭,跟何?#37117;?#27604;起来,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所以何远在网上,挑选了好几个可以当做年夜饭的菜品。

                  刚刚去超市的时候,何远就是按照aPP上的备注,在挑选食材。

                  大部分的东西,何远能够买到,但是一些比较生僻的东西,何远还是没能找到。

                  当然,那些不重要,接下来何远要做的,就是按照aPP上的步骤,一点一点做出来。

                  其实何远本来准备从昨天晚上就是开始弄得,毕竟像何远自己?#20381;錚?#19968;般过年的时候,在一周前就已经开始做起了准备。

                  结果谁知道,自己接了个电话,跑了一趟成都,耽搁了两天之后,又在李诗家睡了一觉,等?#21387;?#26469;之后……就已经到除夕了!

                  要不是在路上听到那两个大妈之间的谈话,何远都快忘记这个事儿了。

                  现在已经九点多,快十点了,何远平时做饭就不快,更何况他今天做的菜,都是之前没有做过的,这么一算下来,时间上特别的赶。

                  既然时间特别赶,何远只能把做菜的顺序调整一下,先挑简单的做。

                  ?#20146;?#31616;单的,无非就是做蟹,和做虾了。

                  作为一个内地人,何远是很少会吃螃蟹的。

                  以前小的时候倒是吃过,不过那时候吃的是?#26377;罰?#36824;不到巴掌的大小。吃起来嘛……谈不上好吃,感觉有点泥土的腥味,而且壳多,肉少,不符合四川人的习惯。

                  对四川人来说,还是?#19981;洞?#21475;吃肉,大口喝酒。

                  所以渐渐的,何?#37117;依?#20063;不做蟹了,身边的朋友亲戚,也很少看到吃螃蟹的。

                  再之后,因为网络小说,电视剧的影响,又把海?#25910;?#31867;东西,塑造的非常高大上,感觉是那种特别有钱的人才能吃的东西,而其中经常出场的,就有各种不知?#26469;幽?#20010;国家空运的大螃蟹,大龙虾。

                  搞的何远以为,做这种东西,需要非常高深的烹饪?#35760;傘?br />
                  直到何远出去一个人工作的时候,他才知道,做海鲜一类的东西,特别简单——至少?#21364;?#33756;要简单到不知道哪儿去了。

                  就比如这螃蟹的吧,只需要把螃蟹捆好,放入锅中,加水烧开,烧个几分钟……就煮好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