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女生频道 > 末世日常见闻录 > 20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20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对不起!!”

                  “哈....你说啥?!”

                  “对不起,本身我自己所受的苦却让你来承受,一直呆在这个笼子却无法出来,真的...真的对不起!”

                  我确实很真心的在给他道歉,对于我而言的确这件事情本来是应该算我的事情,却又因为我的原因而让血影遭罪,在现实中,血影帮过我不少,在这里却又要帮我背锅,所以当开口的时候,我能说的只有这些。

                  “喂喂喂,你这什么表情,什么?#24120;?#21741;丧啊,我这不是还没死吗,怎么一脸愧疚,老子告诉你,这是我自?#22909;?#35828;明白,受罪也算?#19968;?#35813;,而且反正在这里面还算蛮舒服,总比过去那武器里的三尺空间大不少,所?#38405;?#27809;必要自责,看着真t娘的怪异!老子最讨厌这种?#19988;?#28846;弹了。”

                  “好吧....那我要不要出去让若香去帮我解除掉这个封印术呢?”虽然他这么说了,但是我其实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千万别,不然你这小子就真的完蛋了。”他摇了摇头,说了一句无厘头的?#21834;?br />
                  “别用这种疑惑的表情看着我,之前我也说了,当你杀戮太多的时候,会形成一种叫做血魔气的东西,本身呢如果血誓这把武器是完整的,?#19968;?#33021;直接驱除这血魔气甚至转化为能量输送给你,但是毕竟?#19968;?#26377;一半在那个望?#24405;?#26063;,自然而然这东西到现在还保留在我的体内,本身我作为一个剑灵是不会受到这个影响的,但是毕竟使用者被这所沾染,于是当你爆发的时候,我也将会转化为杀戮之灵,虽然?#30340;?#29190;发出血誓本身的全部实力,但毕竟是一个只有本能的野兽,当你挥耗掉自己全部体力以及精神力之时,我?#19981;?#22240;为体内的血魔气全部消耗一空而回到血誓里面,这之前我是有讲过的,难道你没听吗?”

                  “听得啊,只不过跟你?#36824;?#22312;这里面有什么关系?”

                  “我勒个去,你还真是有点笨呢,既然血魔气是在我身上的,本身呢之前已经差一点就要爆发了,但幸好还是?#24618;?#20303;了,但只要你再一次动用自己的情绪,我也没法再?#24618;疲?#27809;法?#24618;?#25152;造成的自然就是你转化成一个杀戮机器,我也成为一个杀戮之灵,而你的小女朋友所弄得那个封印术则是将我与你断开连接,你爆fā qíng绪既不会影响到我,我爆发出血魔气也不会影响到你,所?#38405;?#22312;外面不论如何联系我也没法跟你交流,这样说,你?#21861;?#20102;?”

                  “哦...”虽然我是还想说这件事情跟我也脱不了关系,但是想了想还是没有开口,只能点头同意他的话,而之所以无法联系是因为就像是电话线被切断了一般,处于无信号状态,这样的话...感觉貌似有点麻烦啊...

                  “怎么?小子,听不到我的声音不是你十分愿意的事情吗,可以说我甚至连通过你的视角去观察其他人?#24049;?#38590;了,怎么一脸愁眉苦脸的样子,难道是想我了?”

                  “当然不是,只是我自认为自己会做出一些冲动的事情,没有你这样一个见多识广的长者在我身边指导我的话,难免会遇到一些我自己过不去的挫折,所以....”

                  这的确是我想说的话,因为可能是因为自己在这短短的几个月里实在提升的太多,这种一瞬间从diǎo丝变成能够拯救世界的人对于我有些难以接受,即使我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一旦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总会情不自禁的慌乱下来,即使我能解决的到那时候也可能变得无法解决,我从来不避讳自己的弱点,尤其是当我能有倾诉的人的时候,更是如此。

                  “你过来。”血影听完之后对我勾了勾手指。

                  “我吗?”我指了指自己的脸。

                  “废话,这里除了我和你还有第三个人吗?快点!给我把脸kao过来点。”

                  ?#19968;?#20102;句哦,就走了?#35762;剑?#36466;下将脸kao在这个被封印住的笼子边上,问血影要干什么。

                  “啊....疼疼疼,血影你松手,干嘛啊!”

                  本来?#19968;?#20197;为他要干什么,却发现当脸kao过去之后他竟然拿着双手去撕住我的嘴巴?#25237;?#26421;,所用的力气自然不小,不然我也不会大叫了,不过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本身是精神体受到?#25749;?#26159;直?#21727;?#20837;神经中枢的,相比于现实中还要感触更深。

                  但是在我叫了没多久后他自己就松开了手,然后看着我,说了句:“现在,你懂了吗?”

                  “懂什么?”我揉了揉耳朵和脸疑惑的问了句。

                  “唉....算了,人家孙猴子还知道菩提老祖打他后脑勺三下是?#25105;?#24605;呢,你这小子,还真是一点都不灵通呢。”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到这表情我不是忧伤,反而是有些怀念,因为小时候被老爸?#19979;?#29992;过这眼神看了多少次了,不知道为何自己?#21152;?#20123;眼睛湿润的感觉,但意念体又流不了眼泪,只能?#20146;?#37240;酸罢了。

                  “我之所以特地揪你的耳朵是让你多听取周围人的意见,我所说的周围人就是你的同伴,你觉得自己自信不足可以将一些事情拜托给他们,我撕你的嘴巴是让你关键时候就开口,自己不知道的不要不懂装懂,你不是为了自己一个人活的,如果你哪天倔强了,就想着这个,呼~行了,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本身老子也不是什么太会讲道理的人,还要给你在这编道理,真是麻烦。”

                  血影叹了口气,虽然说是满不情愿的样子,但是说话的时候却丝毫没有保留什么,这也是让我明白了他的用心,将他的话在脑袋里回顾了几遍,点?#35828;?#22836;说了句:“受教了,多谢。”

                  “嗯,那么我在这也看不了你的外面情况,来跟我讲讲你今天的所见所闻吧。”

                  他也不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什么,相比于过去还冷嘲?#30830;?#25105;,?#19997;?#30340;血影却像是一位严师一般的指导我,虽然从方式上?#24515;?#20040;些无厘头,但是我却觉得如果是特别严肃的那种的话,估计反而没有现在的这?#20013;?#26524;呢。

                  之后我就坐在?#35828;?#19978;跟他隔了一个笼子框的距离进行了我在今天所遇到的人和事情,当然我也把算是成功?#36820;嬌子?#24796;,三天后会进行一场比试,以及今晚所遇到的那个洪中的事情说了一下,算是没有遗漏什么重要的事情吧,他也是听得津津有味,而当他听说我?#36820;?#20102;?#23376;?#24796;的时候,则是果然如此的样子,但对于我三天后的对战倒是没有太过的在乎,直到我说可能会遇到吴家的人时,他才回了句,给我好好的修理?#21069;錛一鎩?br />
                  除此以外呢,他倒是对若家和易家挺了解的样子,还特地做出了一个?#19978;?#30340;话说没有让这一代的家主打一架真是?#19978;?#36825;样的?#21834;?br />
                  之后就是听说我遇到的那个洪中且在对招的时候遇到下风让他?#20102;?#20102;一会,直到好几分?#21448;?#21518;才开口对我说。

                  “小子,你刚刚是说过跟他对了一招之后,手上的表皮被溶解掉,而且他还能单手接住你的武器?#21069;桑俊?br />
                  “嗯,虽然说不是用的血誓,但是这把b级战?#36820;?#27604;起之前应该要锋利不少,却依然被他卡在手里无法再进一步。”

                  “如果真的像你所说的那样的话,那看来这个叫洪中的洪云帮的小子是将他家的古武术?#36820;?#20013;成的地步了,不过...能把那个?#36820;?#20013;成也算是挺有天赋的了,但...又有些不对。”

                  “怎么不对了吗?”我问了一句。

                  “按照我所了解的,这gōng fǎ叫做‘乾坤’,一半阴一半阳,算是很难修炼的了,练成之后右手为刚左手为柔,即使不拿武器也很少有人能进入他的双手之内的,但据我所知这gōng fǎ必须要时时刻刻有另一个同样修炼这个的人在他的身边甚至不能离五米以外,不然的话是无法发挥出功力的,但照你那么说的话,他应该是一个人吧?”

                  “嗯,他们那一方只?#24515;?#20154;,而且其他人也仅仅只是些小喽啰。”我点?#35828;?#22836;,我根本就没听过这叫做‘乾坤’的gōng fǎ,所以也并没有太大的疑惑。

                  “那就怪了....除非...不过不太可能,那种办法也不是一个人能做的出来的事情。”血影想到了什么,但是又摇了摇头自己?#30830;?#20915;了这个想法。

                  “什么办法?难道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我提问。

                  “并不是奇怪,而是这应该算是一个没有人性的办法,那就是...将自己血统最为亲近的兄弟或者姐妹的血液灌注到全身,但最好是女性,这样能发挥阴阳的全部实力,也只?#24515;?#26679;,才能真正做到只要一个人就足以完成这个‘乾坤’gōng fǎ,但我觉得这世上应该还没有这么biàn tài的?#19968;?#21543;。”

                  “不....”我听了这话,想到之前柳北所说的,摇了摇头,继续说:“这世上是有这样的人的,而这个洪中就是如此。”

                  接着我将他如何杀死自己的妹妹的事情告诉了血影,而血影一开始还有些惊讶,但?#20146;?#25509;着由惊讶转为了怒容,?#19968;?#26159;头一次见到如此愤怒的血影,而他开口就吼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竟然真的有人将自己的亲?#35828;?#20570;祭品来使用练成这个gōng fǎ,真是tmD没有心的狗东西,不...连狗都不如,如果老子有办法的话,一定宰了这?#19968;錚 ?br />
                  边说他还边朝着地上敲拳头,这足?#38405;?#30475;出他此时?#19997;?#20869;心之中的愤怒有多大,我也是如此,当我知道他kao着阴谋诡计陷害了?#23376;?#33655;他们的时候竟然还为了自己的实力能够提升竟然为了做出如?#30636;?#24525;的事情,?#23376;?#33655;那么?#19981;?#30340;女孩子很明显很可爱?#24895;?#20063;很好,但是却如此的下场,我想这件事情他们俩估计还完全不知道,如果让他们知道的话,大概会更加的愤怒,立即马上找那个洪中复仇的吧,可笑我之前还要与他结为朋友,早知道就算是拼着自己受伤也要将他干掉了,这种人渣活在世上真是令人作呕!

                  “不过关宇,我知道你也想将他干掉,但是我劝你还是不要动手。”

                  “为什么?”血影发完怒火之后,又再次冷静的对着我说,但是所说的话让我十分的理解不能。

                  “那是因为你可能不是他的对手。”血?#20843;?#27627;没有做任何思考直接的对着我说。

                  “我跟他对了一招,虽然我没有占上风,但应该并不是不可能击败他的吧?血影你为什么要如此断?#38405;兀俊?br />
                  “那是因为我说了他所修炼的这种gōng fǎ叫做‘乾坤’,这种gōng fǎ它除了这个名字以外还有个名字,那就是...‘无敌!’”

                  “无敌?!怎么可能这世上有能称之为无敌的东西吗?”我有点不敢相信,但是他又不可能开玩笑,可依旧无法相信这样的事情。

                  ?#20843;?#25317;有同阶段无敌的称号,因为他是一攻一守,一阴一阳,在如果不是实力?#24618;?#30340;话,即使是消耗的话,都会被他耗死,而且我都说了他是一阴一阳,一刚一柔,导致了不论是攻击还是防御都是无懈可击,而且...他拥有你绝杀的特性,分解。”

                  “可能你还不了解,但是即使是之前的几代遇到这种gōng fǎ的人都不愿意与他们打,毕竟一边是防御上无法破除,一边是攻击还带分解效果,这让人怎么打,所以我才会说耗也耗不过他,虽然你的修复能力很强,但是?#25351;?#36523;体也是需要体力的,到最后也是会输,所以我才会让你不要与他对?#21073;?#24403;然如果说车轮战他的话,也是可以干掉的,不过我想一个人的话应该对付起来还能轻松点,毕竟本身这是套两?#36865;?#26102;运行的gōng fǎ。”

                  我有些无话可说,因为真的没见过那么bug的gōng fǎ,也难怪这?#19968;?#20250;如此丧心病狂,这么一说也的确有疯狂的理由。

                  以一个亲人全身的血液来作为自己功力成长的机会,成为在这个年纪几乎算?#20146;?#24378;也说不定的实力,似乎...的确是有这个可行性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